东北民间故事之黄皮子

  • A+
所属分类:民间传说

东北黄皮子的故事五花八门,黄皮子就是咱们说的黄鼠狼,整个身子极为的长,和狐狸还不一样,它的脸非常的小,仅仅有张小碟子那么大,所以就有人说这黄皮子“脸小”,就是说如果要是跟这东西有了什么过节它就会记恨上你,还有这东西经常夜晚进入农户的家中,将鸡咬死而不吃,只是通过鸡的喉管来吸食血液。下面就让小编来讲讲东北民间故事之黄皮子。

东北民间故事之黄皮子

东北民间故事之黄皮子

东北民间故事之黄皮子

有年夏天大旱。按理说这关东地界儿从来就是雨水充沛,祖祖辈辈没见这样的气象,一时间各种说法开始流传,村口那个小窝窝庙的香火也开始旺了起来。说是小窝窝庙既非拜神也非拜佛,不是城隍庙,更不是宗祠,就是一个小半截的树桩被掏空里面摆设了几块石头,大约有半人高。我小时候还曾亲眼见过,但是石头已经没有了,爷爷说早些时候乡政府盖房子拿走了,****党讲科学不信鬼神带头破除迷信,给乡政府建房批了一块老时候的坟茔地,乡长还是有点犯膈应,私下找了风水先生,先生说必须在宅基下垫块受人香火的灵物,寻来寻去就找到了我们獐子沟的这几块宝贝,一窝端的全拿走了,老百姓拥护****党,就算心里不同意也没谁敢吱声的,偏有那老黄头茬子起楞,说这个是祖宗闯关东带来的泰山石,是泰山奶奶的行宫,是引导泰山奶奶降福的指引,老祖宗从山东家来的时候一不带钱二不带粮,就背上这几块石头,不能就这么让人拿走。来人见有人阻拦,板了板腰身和蔼的对老黄头说你们这是封建迷信要破除,经过上级耐心教育老黄头不得不认怂。每每讲到这段爷爷总是要“咯喽”笑出声来,淡淡的一声,嘴角微翘。

歪了歪了,回来,说话那小窝窝庙香火正旺,家里稍微阔绰一点的会时不时地摆个个棒子面馒头用野鸡血写上自己的家姓,好让神灵眷顾。说到这里又得歪歪楼了,按说摆个馒头也就算了,我爷爷还说有时候会摆些大螃蟹跟煮全鸡什么的,(不自觉的联想到香辣鸡翅,口水ing),我就问他灾年还有肯德基吃?他解释说虽说是灾年,只是庄稼遭殃,自古哪里听说过关东饿死人的,就算灾年也有那么许多野鸡野兔的用来果腹。

看见有好吃的,谁家孩子不眼馋?可是家里大人管得严,害怕得罪了神灵,村里的小子们只能趁着黑天偷偷的行动,“上供人吃,心思神知”这就是爷爷为自己偷食行为的辩解,那一年他七岁。

那是一个月亮很大的晚上,民间逢初一十五有上供的习惯,所以这一天的供品相当丰盛,等到大人们都睡下了,安静的村庄想起几声拙劣的狗吠,这是小子们的集结号,农村狗多,半夜狗叫已经被人们的睡眠所免疫了,压根儿不会被吵醒。原来爷爷那代人也是很早慧的嘛。

村里几个孩子在大人们安歇之后偷偷跑出来打算去偷食,胡然带头的一个忽然做了一个一个噤声的动作,几个小子马上意识有情况,可能是孤狼进村觅食,那个年月常常有狼晚上出来逛,尤其是月圆之夜总能听到那种喘不过气的嚎叫,远远近近,然后村子里的小孩也跟着模仿,然后是大人的一声呵斥“想把狼招来啊?”爷爷说他跟他爸爸就在草甸子里看见过几块碎骨头和一堆烂布,太爷爷说一定是晚上学狼叫,被狼叼来吃了。

又歪了,又歪了,难道我就是上天派来给自己歪楼的吗?为什么我总是能联想那么多事情呢?嗨,这知识啊,都学杂了!呵呵

话说当大家那目光所向的一刹那,大家惊呆了,不由得都倒吸了一口气,阵阵青草的味道灌入大脑,呛得难受又不敢咳出来。月光皎洁,如瀑布般倾斜而下,油油的树叶被照的波光粼粼,爷爷说那一刻他眼前闪过一道比月亮还亮的光,紧接着又说不对,那只是打了一个机灵,他看到一个三尺高的“小人儿”站在小窝窝庙上,瘦瘦挺挺的抬头望着月亮,说它像人倒不如说是像狗或者像耗子,但是比狗纤细比鼠高大,只不过它的动作实在是只有人才会做得出来:细长的身体直挺挺的,一跟尾巴触底,两只前爪扣在胸前,前后舞动,嘴角一张一合,像是祷告又没有声音。光滑的毛在月下分辨不出颜色,但是窄窄尖尖的头上有一撮白得很纯的细毛向两边分开,像是眉毛,很突兀又很别致。那眼睛黑洞洞的,没有转动却摄人心魂,凝固般的注视着月亮,好像要把月光全部吸进那对泛绿色的晶体里面去。一打眼看到这个像人一样的怪物只会让你想到鬼魅和神怪,那样一个静悄悄的夜,圆月下一个虔诚的叩拜,却又让人觉得圣洁,忽闪的又让人觉得宁静。

爷爷说那时候他好像听到了一种抑扬的调子,他的身体很轻。就在他和缓的讲述过程中,我的心底也不由的升腾起一丝平静。

爷爷说我那个不争气老修家的二爷吓得尿裤子了,掉头往回跑,可能是听到声音,那“小人儿”刺溜一跃就跑了,但是爷爷说他忘不了和他四目相对的那一霎那,虽然短暂,但是那双绿荧荧的眼睛,让他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

小孩心底不藏事儿,第二天爷爷也顾不上被骂,把前一晚的事情说给他的妈妈,我的太奶奶说“万物皆神灵,黄皮子拜月,那是他在修行呢,修成仙可以救人渡世”,结果第三天天就美美的下了一场大雨,太奶奶告诉爷爷“这就是黄仙在渡世呢”,但是坊间还有另外一个说法,就是“黄皮子吸走了獐子沟的龙气(水汽)来修行,孩子们赶走了它,雨水就回来了”就算后者不是我那不争气的二爷他爹编造出来的,我也宁愿相信我太奶奶的说法,虽然我是无神论者,倘若真的万物皆有灵,我也希望他们是善得。

其实这黄皮子,学名黄鼠狼,虽说这东西那时候也不少,但是行踪诡异,爷爷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后来也看到过几次,但是他总是坚持说那个不一样,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一样,直到公社来人要石头那天,那几个小干部正要去捡石头,忽的从里面窜出一个油晃晃的黄皮子,几人惊呆了,爷爷一眼就认出来那头上的白毛,“对,我见过的只有这个是有白眉毛的”这起码可以说名“他”并没有离开过,也就证明孩子们驱妖不成立,或许那场甘霖真的是黄仙所求,那么我希望他一直在獐子沟守护那群淳朴的农民。

我很想把那几块石头找回来,但是乡镇府的房子越盖越大,越盖越高,实在没办法,作罢,就让他在那个地方保一方平安吧。

lz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