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羽衣

  • A+
所属分类:日本神话
天之羽衣是日本神话中描述辉夜姬的故事也是辉夜姬物语,辉夜姬和皇帝通信,互相慰情,不觉过了三年.有一个早春之夜,辉夜姬仰望月色甚美,忽然异常地哀愁起来,耽入沉思了.从前有人说过,注视月亮的脸是不好的.因此家人都劝辉夜姬不要看月亮.

天之羽衣

辉夜姬和皇帝通信,互相慰情,不觉过了三年.有一个早春之夜,辉夜姬仰望月色甚美,忽然异常地哀愁起来,耽入沉思了.从前有人说过,注视月亮的脸是不好的.因此家人都劝辉夜姬不要看月亮.但辉夜姬不听,乘人不见,便又去看月亮,并且吞声饮泣. 

七月十五日满月之夜,辉夜姬来到檐前,望着月亮沉思冥想.家人看见了,便去对竹取翁说:“辉夜姬常常对着月亮悲叹.近来样子愈加特殊了.大概她心中有深切的悲恸吧.要好好地注意呢!”
竹取翁便去对辉夜姬说:“你到底有什么心事,要如此忧愁地眺望月亮?你的生活很美满,并没有什么不自由呢.”

辉夜姬答道:“不,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忧愁和悲哀,只是一看到这月亮,便无端地感到这世间可唉,因而心情不快.”

竹取翁一时放心了.以后有一天,他走进辉夜姬的房间里,看见她还是愁眉不展地沉思冥想.老翁着急了,问她:“女儿啊!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所想的到底是怎样的事呢?”辉夜姬的回答仍然是:“没有,我并没有想什么,只是无端地心情不快.”老翁就劝她:“喏,所以我劝你不要看月亮呀!你为什么看了月亮
就这样地默想呢?”辉夜姬答道:“不过,我难道可以不看月亮么?”她还是照旧,月亮一出,她就到檐前去端坐着,沉思冥想.

所可怪者,凡是没有月亮的晚上,辉夜姬并不沉思默想.有月亮的晚上,她总是叹气,沉思,终于哭泣.仆人们看到了,就低声地议论,说姑娘又在沉思默想了.两老和全家的人,都毫无办法.

将近八月十五的一天晚上,月亮很好,辉夜姬走到檐前,放声大哭起来.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她竟不顾旁人,哭倒在地.老公公和老婆婆吓坏了,连声问她为了何事,辉夜姬啼啼哭哭地答道:

“实在,我老早就想告诉你们的.只恐两老伤心,因此直到今天没有说出.然而不能永远不说出来.到了今天此刻,不得不把全部情况告诉你们了.我这个身体,其实并不是这世间的人.我是月亮世界里的人,由于前世某种因缘,被派遣到这世间来.现在已经是该要回去的时候了.这个月的十五日,我的故国的人们将要来迎接我.这是非去不可的.使你们愁叹,我觉得可悲,因此从今年春天起,我独自烦恼.”说罢,哭泣在地.

竹取翁听了这番话,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原来是我从竹子里找来的.那时你真不过像菜秧那么大.现在怎样?现在养得和我一样高了.到底谁要来迎接你?不行不行,这是断然不可以的!”

接着,他大声号哭,叫道:“要是这样,还是让我去死了吧!”这情景实在悲痛不堪.

但辉夜姬说:“我是月亮世界的人,在那里有我父母亲.我到这国土来,本来说是极短时间的.但终于住了这么长的年月.现在,我对月亮世界里的父母亲,并不怎样想念,倒是觉得此地驯熟可亲得多.我回到月亮世界去,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只是觉得悲哀.所以,并不是我有什么变心,实在是无可奈何,不得不去呀.”

于是辉夜姬和老翁一同哭泣.几个女仆长时间随伴着辉夜姬,回想这位姑娘,人品实在高尚优美,令人真心敬爱,现在听说要分别了,大家悲伤不堪,滴水也不入口,只是相对哀叹.

皇帝闻到了这消息,就派使者到竹取翁家来问讯.老翁出来迎接使者,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号啕大哭.老翁过度悲哀,头发忽然白了,腰也弯了,眼睛肿烂了.他今年只有五十岁(前文言七十岁,疑为作者笔误),由于伤心,忽然变老了.

使者向老翁传达皇帝的话:“听说辉夜姬近来常常忧愁悲叹,是真的么?”

老翁哭哭啼啼地答道:“多承皇帝挂念,实在很不敢当!本月十五日,月亮世界里要派人来迎接辉夜姬.我想请皇帝派一大队兵马来.如果月亮里那些家伙来了,就把他们抓住.不知可不可以?”织梦好,好织梦
使者回宫,把老翁的情况和他的话全部奏告了皇帝.皇帝说:“我只见辉夜姬一面,尚且至今不忘.何况老翁朝夕看到她.如果这辉夜姬被人接去,教他情何以堪呢!”

到了这个月的十五日,皇帝命令御林军,选出六个大军,共二千人,命一个叫高野大国的中将担任钦差,领兵来到竹取翁家.

大军一到竹取翁家,便分派一千人站在土墙上,一千人站在屋顶上.命令家中所有的男仆,分别看守每一个角落.这些男仆都手持弓箭.正屋之中,排列着许多宫女,叫她们用心看守.老婆婆紧紧抱着辉夜姬,躲在库房里.老翁把库房门锁好,站在门前看守.

老翁说:“这样守护,难道还会输给天上的人群么?”又对屋顶上的兵士说:“你们如果看见空中有物飞行,即使是很小的东西,也立刻把它射死.”兵士们说:“我们有这么多看守,即使有一只蝙蝠在空中飞,也立刻把它射死,叫它变成干货.”老翁听了这话,确信无疑,心中非常高兴.

但辉夜姬说:“无论关闭得怎样严,无论怎样准备作战,但战争对那国土里的人是无用的.第一,用弓箭射他们,他们是不受的.再则,即使这样锁闭,但那国土里的人一到,锁自然会立刻开脱.这里的人无论怎样勇武地准备战争,但那国土里的人一到,个个都没有勇气了.”

老翁听了这话,怒气冲冲地说:“好,等那些人来了,我就用我的长指挖他们的眼球.还要抓住他们的头发,把他们的身体甩转来.然后剥下他们的裤子,教他们在这里的许多人面前出丑!”

辉夜姬说:“唉,你不要大声说话.被屋顶上的武士们听到了,不是很难为情的么?我辜负了你们长时间的养育之恩而贸然归去,实在抱歉得很.今后我倘能长久地住在这里,多么高兴!然而做不到,不久我就非走不可了.这是可悲的事.我因为想起双亲养育之恩未报,归途中一定不堪痛苦,所以最近几个月来,每逢月亮出来,我就到檐前去请愿,希望在这里再住一年,至少住到年底.然而不得许可,所以我如此愁叹.使得你们为我担心,实在是非常抱歉的.月亮世界里的人非常美丽,而且不会衰老,又是毫无痛苦的.我现在将要到这样好的地方去,然而我一点也不觉得快乐.倒是要我离开你们两个衰老的人,我觉得非常悲恸,恋恋不舍呢.”说罢嘤嘤啜泣.

老翁说:“唉,不要说这伤心的话了.无论怎样美丽的人来迎接你,都不要担心.”他怨恨月亮世界里的人.
这样那样地过了一会,已经将近夜半子时.忽然竹取翁家的四周发出光辉,比白昼更亮.这光辉比满月的光要亮十倍,照得人们的毛孔都看得清楚.这时候,天上的人乘云下降,离地五尺光景,排列在空中.竹取翁家里的人,不论在屋外或屋内的,看到了这光景,都好像被魔鬼迷住,茫然失却知觉,全无战斗的勇气了.有几个人略有感觉,知道这样不行,勉强拿起弓箭来发射.然而手臂无力,立刻软下去.其中有几个特别强硬的人,提起精神,把箭射了出去,然而方向完全错误.因此,谁也不能战斗,但觉神志昏迷,只得相互顾视,默默无言.

这时候,但见离地五尺排列在空中的人们,相貌和服装非常美丽,令人吃惊.他们带来一辆飞车.这车子能够在空中飞行,车顶上张着薄稠的盖.这些天人之中有一个大将模样的人,走出来叫道:“造麻吕,到这里来!”

刚才神气活现的竹取翁,现在好象喝醉了酒,匍行而前,拜倒在地.天人对他说道:“你好愚蠢啊!因为略有功德,所以我暂时叫辉夜姬降生在你家.至今已有很长时间,而且你又获得了许多金子.你的境遇不是已经大大地好转,和以前判若两人了么?这辉夜姬,由于犯了一点罪,所以暂时叫他寄身在你这下贱的地方.现在她的罪已经消除,我来迎接她回去.所以你不须哭泣悲哀.来,快快把辉夜姬还出来吧!”

老翁答道:“你说暂时叫辉夜姬降生在我家.可是我将她抚养成长,至今已有二十多年.大概你所说的辉夜姬,一定是降生在别处的另一个辉夜姬吧.”

他又说:“我这里的辉夜姬,现在患着重病,躺在那里,决不能出门.”

天人不回答他,却把那飞车拉在老翁家的屋顶上,叫道:“来!辉夜姬啊!不要只管住在这种污秽的地方了!”

这时候,以前关闭的门户,都自动打开,窗子也都自己敞开了.被老婆婆紧紧抱着的辉夜姬,此时翩然地走出来.老婆婆想拉住她,无论如何也拉不住,只得仰望而哭泣.老翁无可奈何,只是伏地号啕.

辉夜姬走近老翁身旁,对他说道:“我即使不想回去,也必须回去.现在请您欢送我升天吧.”

老翁说:“我这样悲恸,怎么还能欢送?你抛撇了我这老人而升天,叫我怎么办呢?还是请你带了我同去罢.”说罢哭倒在地.辉夜姬烦恼之极,不知怎样才好.

后来她对老翁说:“那么,让我写一封信吧.你想念我的时候,就请拿出这封信看看.”说罢,便一面啜泣,一面写信.她的信上写道:

“我如果是同普通人一样地生长在这国土里的人,我一定侍奉双亲直到百年终老,便不会有今日的悲恸.然而我不是这样的人,必须和你们别离,实在万分遗憾!现在把我脱下来的衣服留在这里,作为我的纪念物.此后每逢有月亮的晚上,请你们看看月亮.唉!我现在舍弃了你们而升天,心情就象落地一样.”

于是有一个天人拿了一只箱子来,箱子里盛着天的羽衣.另外有一只箱子,里面盛着不死的灵药.这天人说:“这壶中的药送给辉夜姬吃.因为她吃了许多地上的秽物,心情定然不快,吃了这药可以解除.”便把药送给辉夜姬.辉夜姬略吃了一点,把余下的塞进她脱下来的衣服中,想送给老翁.但那天人阻止她,立刻取出那件羽衣来,想给她穿上.

辉夜姬叫道:“请稍等一会!”又说:“穿上了这件衣服,心情也会完全变更.现在我还有些话要呢.”她就拿起笔来写信.天人等得不耐烦了,说道:“时候不早了!”辉夜姬答道:“不要说不顾人情的话呀!”便从容不迫地写信给皇帝.信上写道:

承蒙皇帝派遣许多人来挽留我的升天,但是天心不许人意,定要迎接我去,实在无可奈何.我非常悔恨,非常悲恸.以前皇帝要我入宫,我不答应,就因为我身有此复杂情节之故,所以不顾皇帝扫兴,坚决拒绝.实属无礼之极,今日回思,不胜惶恐之至.”末了附诗曰:

“羽衣着得升天去,

回忆君王事可哀.”

她在信中添加壶中不死之药,将交与钦差中将.一个天人拿去送给中将.中将领受了.同时,这天人把天上的羽衣披在辉夜姬身上.辉夜姬一穿上这件羽衣,便不再想起老翁和悲哀等事.因为穿了这件羽衣能忘记一切忧患.辉夜姬立刻坐上飞车,约有一百个天人拉了这车子,就此升天去了.这里只留下老公公和老婆婆,悲叹号哭,然而毫无办法了.旁人把辉夜姬留下的信读给老翁听.他说:“我为什么还要爱惜这条命呢?我们还为谁活在世间呢?”他生病了,不肯服药,就此一病不起.

中将率领一班人回到皇宫,把不能对天上人作战和不能挽留辉夜姬的情况详细奏明,并把不死之药的壶和辉夜姬的信一并呈上.皇帝看了信,非常悲恸,从此饮食不进,废止歌舞管弦.

有一天,他召集公爵大臣,问他们:”哪一个山最接近天?“有人答道:”骏河国的山,离京都最近,而且最接近天.”皇帝便写一首诗:

“不能再见辉夜姬,

安用不死之灵药.”

他把这首诗放在辉夜姬送给他的不死之药的壶中,交给一个使者.这使者名叫月岩笠.皇帝叫他拿了诗和壶走到骏河国的那个山的顶上去.并且吩咐他:到了顶上,把这首御著的诗和辉夜姬送给他的不死之药的壶一并烧毁.月岩笠奉了皇命,带领大队人马,登上山顶,依照吩咐办事.从此之后,这个山就叫做“不死山”,即“富士山”.这山顶上吐出来的烟,直到现在还上升到云中,到月亮的世界里.古来的传说如此.

不死灵药

逢ふこともなみだに浮かぶわが身には死なぬ药も何にかはせむ

不见之缘悲泪满衣襟不死灵药又何用

龙头之珠

わか弓(ゆみ)の力は龙あらばふと射杀して首の玉は取りてむ

此弓之力箭可射杀龙取其首级之玉珠

蓬莱玉枝

まことかと闻きて见つれば言の叶を饰れる玉の枝にぞありける

华丽之辞假几可乱真奈何玉枝非俗物

火鼠之裘

限りなき思ひに焼けぬ皮衣袂かはきてけふこそは着め

苦恋之火不能燃此裘今日逢君泪始干

なごりなく燃ゆと知りせば皮衣思ひの外衣置きて见ましを

华美之裘炽火了无痕徒有虚表枉用心

燕之子安贝

年を経て波立ち寄らぬ住の江のまつかひなしと闻くはまことか

此生之待燕子之安贝缥缈之说可是真

佛之玉钵

おく露の光をだにぞ宿さましをぐら山にて何もとねけむ

微露之光怎与月争辉大概取自小仓山

天之羽衣

满月之秋黄叶落罗裳恰逢与君离别时

(这句日语没有翻译的,但是竹取物语里面确实是9句而不是一般人知道的8句)

今はとて天の羽衣着るをりぞ君をあはれと思ひいでける

归去之时羽衣轻着身慕君之思深无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