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的一生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唐朝女子以肥为美,可能是个伪说。当时也许偶然地因为杨玉环丰腴,又偶然地玄宗皇帝李隆基偏好她的有料,时尚风刮起,草民们跟进,于是天下的胖姑娘陡然地有了市场。其实至今也没人否认,女子的美,还是纤纤细腰者迷人!
武则天的一生

武则天的一生

武则天是李隆基的长辈,那时还没有以肥为美,所以她肯定属于苗条型,虽然有汉子的个性。关于她的相貌,正史里有明白的文字。《旧唐书.本纪第六.则天皇后》:“太宗闻其美容止。”这是借传言表其长得漂亮。《新唐书.本纪第四.则天皇后》用词丰富了些:“太宗闻其有色。”“有色”就不仅脸蛋漂亮,气质上也很诱人了。《新唐书.后妃列传》又这样写:“久之,太宗闻士彟女美,召为才人。”这里仅用了一个笼统的“美”字,似乎武氏不过一般般。但往后看就发现端倪,“既见帝,赐号武媚。”太宗没见到真人前自然只能笼统说她美,等到姑娘站在他面前,一眼便看出了她身上的“媚”。

试问臃肿能称之为“媚”吗?所以综上所述,武则天眉目娇媚,身材曼妙,楚楚动人,应当是不用质疑的。也就是说,她(十四岁进宫)绝对是个标准的娉婷美少女。

blob.png

美女的生命历程中,注定不会缺少男人。作为一个既美丽又智慧的强人式女子,武则天一生中都遇到过怎样的男人呢?在下为你细数。

1、匆匆过客李世民

客观地讲,李世民充其量只能算作武则天感情里的一个匆匆过客。当年李世民听人说武家有个二姑娘长得好看,即令召之进宫。但那时身为大唐天子的李世民,身边成熟又美艳的女子一大把,压根注意不到武家小丫头。

这两人从未有过情感上的交集,更不要提肌肤之亲床笫之欢了。唯一的一次对手戏,还让武才人给演砸了。太宗头疼宝马狮子骢之难驯,恰巧媚娘侍奉在侧,原本是个难得的邀宠良机,她却假小子似地直杠杠对皇上讲,她有办法驯服此马,但须三物——一铁鞭、二铁檛、三匕首;先铁鞭抽,再铁檛捶马头,不服就使匕首断其喉!

李世民听罢一时忘了狮子骢的事,满脸惊讶于眼前这个小女子的生猛刚烈。暗想,你这女娃娃比狮子骢恐怕更难驯!

或是因了此一段,李世民在武则天的感情历程中,也就只挂了个虚名,两人并没有任何实质性接触。至于当今影视剧里太宗皇帝与武媚娘之种种,皆杜撰也。

blob.png

2、贴心暖男李治

两人初识与生情,在正史里不仅含糊,且前后不一致。《旧唐书》压根没敢提,只含混地这样写:“大帝(李治)於寺见之,复召入宫,拜昭仪。”《新唐书》的《本纪第四.则天皇后武瞾》这样写:“高宗幸感业寺,见而悦之,复召入宫。”把二人相爱的时间推迟到感业寺里;《后妃列传》多少写了点实情和干货:“高宗为太子时,入侍,悦之。……,它日,帝(李治)过佛庐,才人见且泣,帝感动。”

事情其实就那么点事情。太子李治进宫照看病重的父亲李世民,得以与老爸的宫女有了接近的机会,一来二去就喜欢上了大他四岁的小姐姐武媚娘,如此而已。

我们再以武氏的秉性推测,这位被老皇帝忽视的大美人俏姐姐,很可能在少年太子李治这里使了些许手段,让情窦初开的李治动了真情,从而神魂颠倒,欲罢不能。不然李治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则斗胆接手父皇的才人,二则破例还俗已入寺为尼的媚娘,三则推开重阻立心爱的人为大唐皇后?!

李治待媚娘,不亚于当今的暖男宠爱妻。最温暖之处,在他百分百信赖地把权力交给媳妇,让大唐这个家逐渐变成女主外男主内。朝政几乎完全交给了武后执掌,这恰合了权力欲超强的武则天的脾气。特别自显庆年(656)以后,受风疾困扰,百官上表奏事,李治一概皆委托武后处理定夺。每次临朝听政,在殿中挂一竹帘,帝与后前后同坐,生杀赏罚悉听武后决断。数十年间武氏主持国政,威势与帝无异,当时称为“二圣”。到了高宗后期,“帝晚益病风不支,天下事一付后。”晚年李治因中风身体不支,国事全由皇后说了算。

爱情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唐高宗李治告诉你,江山社稷都可以拱手送心上人。历史上没有几个女人能做到,让当朝的天子活着时心甘情愿将皇权交给老婆打理。武则天做到了。从这个角度上讲,李治是武则天一生最真挚的知心爱人,也是其最应感激的男人。

blob.png

3、真假和尚薛怀义

权力的欲望,在丈夫李治那里得到了满足,那一方面,多病的李治却亏欠武后不少。所以她要在丈夫死后补回来。

薛怀义是京兆长安户县人,本名冯小宝,最早是个在洛阳街头贩卖山材草药的小货郎。但这小子有他先天的优势,“伟形神,有膂力”,人长得高大魁梧,孔武健壮。

薛怀义起初“得幸於千金公主侍儿”,这个千金公主是李世民的妹妹,在女皇即将登基,李唐失势之时,“以巧媚善进奉独存。”她一度肉麻到上疏请求认武则天为母。从太宗李世民这儿论,她是武则天的小姑子,若从高宗李治论,则天理应叫她姑妈。姑妈给侄媳妇……,这什么情况?!

武则天与薛怀义年龄相差38岁。

在这个帅哥身上,女皇颇费了心思。既要留住他,又不想招人闲话。毕竟小家伙出身低贱,两人年龄悬殊。“则天欲隐其迹,便于出入禁中,乃度为僧。又以怀义非士族,乃改姓薛,与太平公主婿薛绍合族,令绍以季父事之。”武则天想遮掩冯小宝的来历,方便其出入禁中,就让他做了假和尚;为提高他的出身背景,让他改姓薛,更名薛怀义,攀扯上太平公主夫家薛氏一族,硬给女婿薛绍找了个叔父。如此煞费苦心,总算把这个小情郎妥善地安顿好了。

平时呢,薛怀义对外是与洛阳的一些高僧诵经礼佛,实际的角色是入宫伺候武则天。薛怀义这和尚可不是一般的和尚,“出入乘厩马,中官侍从,诸武朝贵,匍匐礼谒,人间呼为薛师。”进出宫掖骑的是御马,有太监陪侍护驾,就连武家的各位新贵,见了他都得毕恭毕敬。年纪不大人人尊称他为“薛大师”。

恃宠狂妄起来的薛怀义要女皇给他在洛阳城西重建白马寺,工程由他亲自主持,建成后作了他的根据地。薛怀义从此迷恋上了宗教专项工程建设。借着女皇之势,四处开设项目。在洛阳建春门内敬爱寺里另造殿宇,改名佛授记寺;垂拱四年(688),拆毁乾元殿,在原址上建造明堂;又在明堂北起天堂。

薛怀义曾横行霸道到“其下人犯法,人不敢言”的程度。

blob.png

女皇拜薛怀义为左威卫大将军,封梁国公,后又加授辅国大将军,右卫大将军,改封鄂国公、柱国。——要知道这时的薛怀义年不过二十七八岁。

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壮小伙,整天陪伴一个年近古稀的稀松老妇人,生厌是迟早的事。“怀义后厌入宫中”,经常住在白马寺里躲避女皇。武则天何等聪明,她早看穿了小家伙对自己的疏远,暂且装聋作哑。无奈一些御史监察官员不知轻重,趁着薛怀义与女皇冷淡的空隙想扳倒他,频频上奏武则天弹劾薛怀义。武则天碍于面子,怎好下狠手收拾他?回复御史官说:“此道人风病,不可苦问。所度僧任卿勘当。”这个和尚脑子坏了,放他一马吧;他度的僧人你们可以随便收拾。

薛怀义有些高估自己了,武则天是什么人?是连大唐诸男人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何况天下花样美男多的是,你小子算个什么东西!渐渐女皇有了新宠——御医沈南璆,开始冷落薛怀义。薛怀义反过来赶紧想挽回,元宵节里向女皇示好,刺血画大佛像,花招使尽,均未能使女皇回心。失望之下,他气急败坏一把大火将明堂、天堂烧为灰烬,发泄不满。武则天也知道这是小情郎在闹情绪,隐忍未发。

薛怀义竟因此误解女皇怯他,不敢拿他怎样,于是更加地骄恣起来。终于彻底惹恼了女皇,决定除掉他。武则天灭情郎的方式很特别,她交由女儿太平公主代刀。公主挑选了几十个膀大力强的妇女,严密监视看管薛怀义。时机成熟,这一日由公主的奶妈张夫人领头,几个壮士乘其不备将薛怀义死猪样捆绑起来,尔后脖颈上拴根绳生生将其勒死。

一个曾让女皇意乱情迷的俊男,就这样结束掉生命。

4、顺手牵羊沈南璆

沈南璆本是宫中御医,《甄嬛传》里的温太医大约是取自这个原型吧?日常替武皇把脉望医保健,赶上小情郎薛怀义扎刺,女皇关注上了眼前这位温和的太医,顺手牵羊拉上龙床,做了地下情人。《唐史演义》里说“南璆能力不让怀义,武氏恰也欢慰。”这是猜测,实则沈太医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真枪实弹地被女皇一试,帐中常常扫兴。沈为了表现,这一晚强逞能,结果猝死在女皇身边。

事后武则天很惋惜难过,据说还大哭一场,并题诗缅怀。

5、母牛嫩草两弟兄

张易之、张昌宗哥俩,长得身材修长皮肤白皙容貌俊美,且又都懂音乐擅歌舞,娴熟多项娱乐技巧。这一对面首,是一个懂事的女儿(太平公主)送给寂寞母亲(武则天)的生日礼物。事实上二张进宫时,则天已过七十,古稀之年的女皇,固然精力胜于常人,但拿这对小兄弟怎么玩,让人颇费思量。

太平公主先向母亲荐举的是张昌宗,昌宗行六,人称六郎,六郎美如莲花。昌宗得到天后垂爱后,引荐自己的哥哥张易之,称“臣兄易之器用过臣,兼工合炼。”我哥哥各方面都远超我,尤其床笫之事,可会玩了!武则天当即召见,收留在侧。

从此作为女皇的一对玩物,哥俩一起伺候武则天。按照女皇交待,二人涂脂抹粉,衣锦绣服。老太婆迷恋他们的嫩身子,他们享受老太婆特殊的恩宠。

在武则天对哥俩厚爱的举动里,有一件很有趣,武则天不知出于怎样的考虑——看起来好似为讨张家高兴,居然专门下诏,派一个叫李迥秀的男人,去陪伴寂寞寡居的张昌宗之母,不分昼夜,同乐同乐!

张家兄弟在女皇这儿的地位,满朝文武无人能与之比肩,就连武氏男人对小哥俩都不得不高看一眼,“候其门庭”,等在哥俩的府门外求见;“争执鞭辔”,争相替他俩牵马拽镫。

兄弟俩的职责是给女皇提供“那方面”服务,那何不替他们因人设事组建个机构?要说则天女皇的敢作敢为,那绝对是天下第一,那就设一个美男特服中心又怎样!圣历二年(699),武则天下令设控鹤府,后改名奉宸府,首任府监张易之。

blob.png

控鹤就是骑鹤,说白了,就是武则天为其帐下男宠搞了个蒙人的名头,实为自己“那个”方便。

中国历史上唯一的正统的女皇帝,也是即位年龄最大(67岁即位)、寿命最长的皇帝之一(终年82岁)。

两小子与女皇形影不离,“后每燕集,则二张诸武杂侍,樗博争道为笑乐,或嘲诋公卿,淫蛊显行,无复羞畏。”女皇凡有宴饮,二张兄弟必在侧,席间掷骰子赌博取乐,夹杂很多大胆的语句,放肆到拿朝中大佬取笑,更甚者当众腻歪。

当时有人为讨好女皇,献媚说,张昌宗是周灵王太子仙人王子晋转世。武则天便叫他披上羽衣,吹洞箫,乘白鹤,在大殿里学“王子登仙”,文人们据此作诗撰文,一起取悦女皇。

女皇的宠儿,当然“贵震天下”。哥俩渐渐狂妄而目中无人起来,导致天怒人怨。御史台有胆大者上疏弹劾,女皇有些恼羞,却也不便发作,只好装样子传谕有关部门去查查。终了找个替罪羊,兄弟俩皮毛未伤。

后期,武则天衰年,因久病卧床住在长生院,宰相大臣均不得见,只留二张哥俩在身旁。老女人有老女人的考虑,小哥俩这时却也有了自己的小九九——女皇眼看撒手人寰,咱哄高兴了一女人,却招来天下人的嫉恨,她一闭眼拍屁股升天,丢下咱哥俩还不被人千刀万剐,咱们得谋咱们的路啊!哥俩私下图谋不轨,料事不细,计划败露,人告到女皇。武则天这时已老迈昏聩,却仍护着哥俩不让人动,事情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正直之士预感到长此下去的危险,决定采取果断措施除掉二张——这是一次真正意义的“清君侧”。神龙元年(705),侍郎张柬之、崔玄暐发动神龙政变,率羽林兵迎皇太子李显入宫,将张易之、张昌宗哥俩围堵诛杀在迎仙院,其他张氏同族集中于天津桥斩首示众。

得知二张被诛,百姓士民欢呼雀跃,纷纷上前撕割他们尸肉,转眼间,街边剩下两具枯骨。大唐乃至史上最著名的一对同胞面首,就这样死无葬身之地。宋人徐钧有诗讥昌宗:“乘鹤吹笙想俊游,丑闻宫掖擅风流。身膏斧踬终尘土,若比莲花花也羞。”此不得女皇幸者之醋声也,当其时,谁个能拒绝?谁个又敢拒绝?

如同她敢于在男权社会里问鼎皇权峰顶,女皇武则天在个人情感的世界里,一生也是无视藩篱率性而为,不愧史上最强悍女子!

lz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