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立谁为太子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太子刘盈能够顺利登基继位,与母后吕雉的苦心经营是分不开的。数年来,刘盈的前程和地位最令吕后放心不下。
刘邦立谁为太子

刘邦立谁为太子

刘盈在刘邦做汉王的第二年被立为太子,但他性格仁弱,并不得父亲的钟爱。刘邦所中意者是戚姬所生的儿子――赵王如意。戚姬是刘邦当年征战途中所纳,因其容颜俏丽,光彩照人,深受宠幸,所以一直随从刘邦征战。刘邦对儿子如意,视若掌上明珠,常抱在膝上,情不自禁地说“此儿像我,此儿像我”,因而取名“如意”。尽管已立刘盈为太子,刘邦却一直想改立如意。他曾说过:“我决不能让刘盈位居这孩子之上。”加上戚姬在他身边日夜啼泣,软磨硬泡,所以刘邦多次想行废立之事。

随着刘邦年事已高,赵王如意已长到10岁,刘盈的太子地位更是岌岌可危。有一次,刘邦和朝中大臣提及此事,“为人强力,敢直言”的御史大夫周昌,表示坚决反对。周昌,沛县人。曾有一次,他因急事入内奏报,碰巧刘邦抱着戚姬调情取乐,便掉头就跑,被刘邦随后追上推翻在地,骑在他脖颈上问:“你说我是什么样的君主?”周昌挣扎着,仰起头答道:“陛下就是夏桀、商纣那样的暴君。”刘刘邦听了一笑了之,并未怪罪他。

刘邦很清楚周昌的为人,所以特别惧忌他的刚直不阿。现在,见他出来反对,便问:“你有什么要说?”周昌本来有些口吃,盛怒之下话说得更不连贯,但态度鲜明:“臣口不能言,但臣心期……期期知此事不可。陛下一定要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听他结结巴巴,刘邦忍不住欣然而笑,不过废太子之事也暂时搁下了。事情的全过程,被大殿东厢房中的吕后听了个一清二楚。周昌退朝经过时,吕后向他跪下道谢:“今日没有您,太子就被废了。”吕后深知“母以子贵”的道理,因此不会坐以待毙,她抓紧活动,在朝廷大臣中寻求支持。

她首先让兄弟建成侯吕泽去找张良。此时的张良担任太子少傅的职务,本来对皇太子有教育训导的职责,但张良却是一番推脱。他说:“现在天下安定,已不是当年打天下的时候了,废立太子乃是家庭纠纷,纵有一百个张良也无济于事。”张良并不想介入其中,但吕泽毫不让步,强行胁迫他说:“你别耍滑头,总还是你有主见。”张良无奈,只好说:“此事靠口舌之争是不行的。若是您能将商山四皓请来供奉在太子身边,则可得鼎助之力。”

商山四皓,乃是东园公、绮里季、夏黄公、甪里(又作角里)先生。四位老者本是世外高人。东园公姓庾,字宣明,因居于园中而为名;夏黄公姓崔名广,字少通,本是齐国人,因隐居夏里修道而得名;甪里先生姓周名术,字无道,河内轵县(今河南济源南)人,京师号为霸上先生。四人德高望重,避乱山中。刘邦对其心仪已久,多次请他们出山为官。四人知刘邦待人不拘小节,侮慢群臣,发誓不为刘邦的汉臣,刘邦因此更加尊重他们。张良告诉吕泽说:“请出商山四皓,是皇上没有办到的,若是您能不惜金玉璧帛,带上太子的书信,派一个能言善辩的人去请,说不定能感动他们。太子请出商山四皓,在皇上面前的分量就大不一样了。”吕泽听了他的话,回去报告吕后,吕后遂按张良之计请到了四位高人。汉高祖十一年(前196年)英布谋反,刘邦本来打算让太子亲征,就是住在吕泽家里的商山四皓出主意,力促吕后出面哭劝刘邦亲征的。他们均担心太子刘盈出征若是无功而返,就将危及太子之位,给赵王如意和戚夫人以可乘之机。结果如前所述,吕后母子得以躲过一场严峻考验。

汉高祖十二年(前195年),刘邦讨平英布回来,改立太子的念头越发强烈,吕后内心的紧张程度也日益加剧。这期间,张良也劝谏过刘邦,但刘邦根本听不进去。吕后又派人与太子太傅叔孙通通气,叔孙通心领神会,便借一次觐见之机,说古论今,向刘邦讲解太子不可废的道理:“当年晋献公因宠爱骊姬而废太子,立奚齐,使晋国内乱数十年不息,为天下笑柄;近者秦始皇以不早定公子扶苏,使赵高等奸佞乘机诈立幼子胡亥,自使灭祀,都是陛下亲见之事。当今东宫太子仁德孝义,天下皆闻;吕后与陛下,又是结发夫妻,早经磨难,同甘共苦,这些风雨往事,历历在目,陛下也不会忘怀。如此贤德母子,陛下何以忍心伤害他们呢?陛下一定坚持废长而立幼,臣将立死,血溅当场!”

刘邦见他所言有理有据,又合情合理,不好怪罪他,就轻描淡写地对叔孙通说:“看你说起来还没个头了,废立太子不过是我的一句戏言,你何必如此认真呢?”

“太子者,乃是国家之根本,皇帝之储贰。本一摇则天下振动不安,陛下岂可拿天下大事当儿戏!”叔孙通竟是寸步不让。刘邦只得退让:“今日且听你一言,这下该放心了吧!”叔孙通据理力争,使吕后大为感动。

汉高祖十二年(前195年),刘邦讨平英布回来,改立太子的念头越发强烈,吕后内心的紧张程度也日益加剧。这期间,张良也劝谏过刘邦,但刘邦根本听不进去。吕后又派人与太子太傅叔孙通通气,叔孙通心领神会,便借一次觐见之机,说古论今,向刘邦讲解太子不可废的道理:“当年晋献公因宠爱骊姬而废太子,立奚齐,使晋国内乱数十年不息,为天下笑柄;近者秦始皇以不早定公子扶苏,使赵高等奸佞乘机诈立幼子胡亥,自使灭祀,都是陛下亲见之事。当今东宫太子仁德孝义,天下皆闻;吕后与陛下,又是结发夫妻,早经磨难,同甘共苦,这些风雨往事,历历在目,陛下也不会忘怀。如此贤德母子,陛下何以忍心伤害他们呢?陛下一定坚持废长而立幼,臣将立死,血溅当场!”

刘邦见他所言有理有据,又合情合理,不好怪罪他,就轻描淡写地对叔孙通说:“看你说起来还没个头了,废立太子不过是我的一句戏言,你何必如此认真呢?”

“太子者,乃是国家之根本,皇帝之储贰。本一摇则天下振动不安,陛下岂可拿天下大事当儿戏!”叔孙通竟是寸步不让。刘邦只得退让:“今日且听你一言,这下该放心了吧!”叔孙通据理力争,使吕后大为感动。

过了几天,刘邦在宫里设宴,令刘盈入宫侍酒,太子便带上了作为宾客的商山四皓同往。刘邦忽然发现太子身边多了四位年龄老迈的随从,须眉皓白,衣着不俗,气度也非同寻常,觉得纳闷,就要问个明白。四皓上前施礼,各报了名姓。刘邦闻言,非常吃惊,有些不解地问道:“我多年召请诸公,你们都有意避开我,今日诸公为何能追随我儿做宾客呢?”四皓答道:“陛下轻蔑士人,动辄骂人,臣等义不受辱,所以惶恐之中只有逃匿。我等听天下人传言,都说太子仁孝,恭敬爱士,天下之士莫不争先恐后地欲效力于太子,万死不辞,所以臣等也来追随太子了。”刘邦闻听此中情由,不由得暗中惊讶,知道太子一定得到了高人点拨,看来自己改立太子的初衷是枉费了。他顺水推舟,对四皓鼓励一番,四人施礼而退。

刘邦目送商山四皓退去,用手指着他们对爱姬戚夫人说:“我欲改立如意,可太子有此四人辅弼,说明太子羽翼已成,难以动摇,这手段都一定是吕后施展的。唉,吕后真正还是你的主人呀!”戚夫人知道事势已难挽回,不觉泣下难止,含泪跳起了楚舞,刘邦在一旁为她唱起了楚歌:

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

歌声中透出几分苍凉与无奈,戚夫人边舞边哭,竟嘘唏流涕,悲不自胜,不得不停下来。刘邦也不忍久留,离席而去。在吕后步步为营、环环相逼之下,刘邦不得不承认太子刘盈不可改易的现实,只得屈其一代君王之尊,喝下了由吕后酿制的这杯伤心酒。

从此,刘邦对废立太子一事绝口不提。

大局已定,吕后轻轻地透了一口气。保全了太子,她的地位也就稳定了。刘邦安排了曾让吕后感恩戴德的周昌做赵王如意的相国,希望在他死后,周昌能保障爱子如意安然无恙。

当刘邦刚一病重,吕后就强行把他从未央宫迁到了自己住的长乐宫,离开了戚姬。刘邦一死,吕后就对戚姬和赵王母子下了黑手

lz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