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喜老婆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王喜不愿透露入行前的事,包括自己的真实名字。只知道92年开始,他曾当过唱片骑师和电视音乐节目主持,后来失业一段日子,现时则当了演员及歌手。
王喜老婆

王喜老婆

唱片骑师是不少年轻人梦寐以求的职业。每当电台举行招募活动,少男少女们晨早便到场排队。不过王喜指这并不是入行的最佳途径,“识人好过识字”便是王喜所称的入行捷径,而他当然也是经熟人介绍入行。王喜后来因与新上司合不来,遂决定离开,也标志着他九个月失业时期的开始。

失业初期,他还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工作。怎料几个月后,都只靠每月当电视主持的数百元“车马费”过活。及后电视台邀请他拍摄一出电视剧,虽然王喜起初不太愿意,因为当演员连私隐都要公开,但当时根本不能多想,有工作便做嘛!至于哪个媒体工作才是他至爱?他坦言难以抉择:“电台、电视,以及唱歌,性质根本不相同,每样工作同样能给予我成功感

不过,电台工作事事需亲力亲为,满足感自然亦较大。”‘新好男人’在夜深时段播放,还能吸引到50万人收看,有这样的成绩怎么可以算失败?!我以前在商业电台当DJ时学到一句话:在做每件事之前,不要去想能有多大的成功。对的,就去做。不内疚、不后悔。”

一向家里很穷,小时候去亲戚家里吃饭,那个亲戚指着桌面一碟一碟地告诉我菜名,还要说上价钱,什么冬菇多少钱啊......喂!去亲戚家吃饭要不要看餐牌啊,要不要朗诵啊!自此我到现在都没再去那亲戚家拜年了。“恨铁不成钢”是一件好惨的事,我自小跟自己说,我知我不是什么人中龙,或者出类拔萃的人,总之我一世子不会令老爸老妈丢脸就行了。以前小时候被家人打,又要整哭你,又不给你哭,男权社会是不给男人哭的!不开心想试找朋友倾诉,奈何又找不到知心朋友,我唯有透过做一项新的目标去挑战自己的极限,让自己有回满足感。

我试过两天之内走完八个郊外山峰,又或者爬独木舟从塔门去到南丫岛,但最後做到又如何,沿途风光全部没看到。所以即使外间人给我评分5分或10分,但最重要是我自己心里面知道,我真正做得到每一次挑战,又提升了!我要有朝一曰给敌人看,当天你对我的憎恨,我没当耳边风,这是我在你身上学到的!今年三十五岁,现在如果盘点埋单计数,我可以回答自己,我没辜负青春,即使失败过,起码用心过嘛!现在死而无憾啦!父母将会返大陆退休,享受一下以前没有的幸福生活。至於身边的"那个",都那么多年了......

王喜说过:我可以是个好爸爸,但我不会是个好丈夫。没有追问他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他一天不结婚,这永远都是个假设。“婚姻对我而言没有什麼意义的,即使没名没份,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我不会在乎。”“我把婚姻看成是一项‘大约定’,由两个人一起发展出一套属於他们共同的生活方式。你生活不只是为自己,还要为另一个人。”

“以我的性格,如果我发现婚姻的不完美,我还是会坚持下去。除非我不再爱她,那又另当别论。我是很迁就的,譬如她要搬家,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於是我们争执,但最後,我会和她一起物色新居。我的脾气很坏,但再坏我也会把这一口气吞下去。很简单,因为‘我愿意跟他一起走。’”“爱情的奇妙,就是两个人互相影响。为她,我的脾气变柔和了;为我,她无穷无尽地包容。”

“回顾过去几年,我发现自己不断让机会白白溜走,最糟的是,你在当时根本没有察觉到那是机会!现在我会更小心,即使做的不是自己的本行,但我不会把它看成是一种压力。实际上,这反而是很好的训练,战胜了自己,路就好走了。”“至於怎样知道那是机会,你首先要相信自己的判断,还有周围的人的提点。”

“乍看之下,我好像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其实我不是。我没有把到手的机会当成跳板,因为我相信过去的都会变成历史。无论你看到的怎样的王喜,我都希望自己没有变质。今天,我还是喜欢去逛庙街,穿著拖鞋到处走。我会用‘心’去面对自己,失去‘自己’是很恐怖的。不,我不能没有拖鞋!”

“我不是完美主义者,不然我早就去磨脸了!现实中是没有完美的。但那不等於我的工作态度散漫。我要嘛不做,一旦要做,就会很拼。”“我是不会轻易被挫折击倒的。如果说我的人生有什麼重大的挫折,就是在5年前,我在感情方面碰到了一个大挫折,不过,我是不愿意去谈它的。”

“非亲非故”—是王喜用以形容他与歌迷的关系,听起来虽然不甚耳顺,却是事实。王喜说:“我很珍惜我的歌迷,但我与他们只可能维持一种艺人与观众的关系,仅此而已。歌迷花时间等候我,获得的可能只是一个签名,却赔上宝贵的时间,故此我重申与歌迷‘非亲非故’,是希望他们能将时间放于对自己更有益的事情上。”

王喜跟他演过的哪个角色最像?起初他不大愿意作比较,因为剧中角色是把人类的本质高度简化,再把一些性格凸显和放大,与现实有很大的距离。王喜想了想,还是免为其难的道:“我想应该是《烈火雄心》的骆天佑吧!他对工作的态度与我十分相似……”答完以后王喜支吾一番,似乎仍觉得这不是个理想的答案……他恍然大悟的道:“若说郑板桥与我的相似度,我觉得一半一半!哈哈……”戏中的郑板桥,喜欢喝酒,且精于吟诗作画,但饰演这角色的王喜却与之完全相反:“不过除这两样东西以外,我俩同是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有时我也想自己前生可能真的是郑板桥!”

很多爱车之人会视心爱的车如“老婆”般爱惜,王喜也不例外,他什至视卖掉的旧车如离了婚的老婆一样,仍会关心它现在的生活是否安好

“在街上见到自己刚刚卖掉的旧车,由别人驾著,我会觉得好似刚刚离婚的老婆,她即刻便结了婚,拖著新老公出现在我面前一样,唉.....因为车的每一吋地方我都抚摸过,它同样带给我欢乐、烦恼,带给我金钱上的负担,跟老婆完全是一样,所以跟车子分开了,就跟老婆分开是一样感觉,一世都会担心对方,一定会比较它现在的生活是否跟自己在一起时愉快如果车牌也跟车子一起卖掉的话,就像跟子女也一起分开呢!”

既然阿喜视车如老婆,那他到现在为止有过多少个“老婆”呢?“第一个老婆死了(即撞烂了),我是亲自送它上山(车房);第二个是卖了;第三个给了弟弟,结果他把它卖掉了;第四个是惨死(发生“三文治”车祸,它是中间的“馅”);第五个卖了十个月,但我在街上见过它四次,第一、二次它给拖车拖著,第三次比较高贵,泊在酒店门囗,最近一次在浅水湾郊游”

“我承认以前的脾气非常暴躁,这个世界简直是没有道理可言的!我很容易被周围的事物影响。现在,我的情绪反应还是很大,但至少已经可以做到沉默是金。”“其实我很少真正的不快乐。小时候家境连小康都说不上,但缺乏物质的生活也可以过得很丰富。我去爬山、游泳、远足…….这些都是不用钱的。长大後,我对物质的要求不高,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所以我比很多人都快乐。”

“有点闲钱的时候,我也会宽宽自己,譬如去买一台DVD播放机。我有自己的Dreamcar,但永远不会花钱去买。因为你根本没有时间去享受它,从家裏到公司,只是那么短短的路程,太不实际了!我这辆车用了5年,我不打算换,因为车身的刻痕就是历史,就像生活也有历史一样,我珍惜它。”

“大自然给我很多启发。有一年夏天,我上山看到一棵树,太阳是那么晒,但它还是自在地屹立著。我们却在喊热,找藉口偷懒。连一棵树都活得比我们有价值,我们还有什么资格抱怨呢!”

lz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