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

少年阿宾

我叫宾须无,是管仲五杰之一,专司外交。

一说起管仲这个传奇人物,你们就开始想象他辉煌而传奇的人生。

但是你们一定要相信我:管仲也好,齐桓公也好,甚至周武王也好,大家都是人而已!

如果说他们跟我们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他们都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增强自己的力量,提升自己的气量。

当有一天,他们克制不住欲望,增强不了力量,提升不了气量的时候,他们就会走向毁灭。

当然,这不是我今天要说的主题。

我叫宾须无,意思是最好没有宾客来访,那我就清闲了。

但是很遗憾,我一生主持操办了十二场诸侯大会,其中有九次都名列春秋左传之中,其中还有三次聚会是军事性质的。

但我一点也不喜欢举办这样的大会。

郭靖举办过英雄大会,一天下来黄蓉得累死。

左冷禅举办过嵩山大会,结果买了炮仗给别人放。

办大会做得好的只有一种可能,做不好的就是上面说的两种可能。

齐桓公下了命令,决议举行诸侯联盟大会,管仲就吩咐我:阿宾啊,这次诸侯大会就交给你来办了。

我说:仲父,我不行啊。

管仲:少来,你少年阿宾的外号如日中天,还当我没看过书吗?

我说:仲父,这么大的事,我哪有经验啊?

管仲:哎,此言差矣,别说你了,除了周王室,谁还有会盟诸侯的经验啊?

玩政治,要学会无中生有。

这次要邀请的诸侯包括陈、蔡、鲁、晋、曹、宋、邢、卫等二十个国家,就取名官方诸侯二十国联盟会议,缩写G20吧。

阿宾啊,说到这,你也别担心,你看我调到临淄担任负责人的时候,那是桓公直接一个电话就决定了的,说临淄方面已经决定了,你就过来吧。

做政治工作,就得有这种觉悟,来,我送你两句诗···

阿宾啊,相信我,这次活动你要是办好了,你的政治前途将是一片坦途。

我说:那我要是办不好呢?

管仲:放心,那你的政治前途也将是“一片坦途”!

于是我开始操刀主持这件事,先是选址搭建会馆,然后办理当地居民拆迁,进行建筑项目招标,提前进行安保调查工作,准备相关的邀请函,根据诸侯所在地的远近计算诸侯大会的日期,并发送邀请函。

结果刚忙到第一个星期,管仲就叫我去谈话了。

仲父用中指推了一下脸上的黑框眼镜,不是,是黑眼圈,告诉我:阿宾啊,你啊,毕竟too young,too simple。

我一愣,冷汗直流:怎么了?

仲父笑道:整个诸侯大会,一定要做到外松内紧,这样才能显示出我们大齐国的大气从容,区区一个G20,你搞得这么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的,跌份啊!

我说:不是说好的,要让老百姓感觉到我们的重视吗?

管仲:那你拆迁还拆出这么多个钉子户?

我说:您那边压着不给批动迁房的地,这一块地方又有好多皇亲国戚,我哪敢随便动?现在全国都盯着我,强拆这档子事也不方便做啊?

管仲:这多大点事,还要我教你?我给你一个名片,你联系他。

我接过名片,上面写着:要拆迁。找乔三。

乔三是查帮主的继承人,一统天下丐帮,专职负责医闹,拆迁,打击报复等系列工作,江湖外号:乔帮主,马车牌号:黑A88888。

当建造工作完全走上轨道后,仲父又找到我:阿宾啊,你最近怎么老跑来跑去的啊?

我说:忙着监督他们建设会馆,发放邀请函,以及各国使臣的接待工作啊。

仲父拍了拍我的肩膀:阿宾,你要记住,外交是齐国的国家形象输出渠道,你可以用一堵围墙把整个贫民区拦起来,怎么就不知道用一点时间把你的形象打理一下呢?

还有啊,桓公吩咐下来,诸侯大会迫在眉睫,我国的援交事业是否已经充分准备好?要知道,东大街,西大门和八大胡同是外交人员最爱出入的地方。

这些地方也是我国税收的主要来源地,一定要把装潢做好,物价提上去,商业配套设施,治安措施也要做好,很多时候,那些达官贵人喝醉酒了,跟傻逼没什么区别。

旁边几家男科医院的广告一定要尽快上城墙推广的头条,这也是一笔大钱呢。

对了,找个时间,约乔帮主吃个饭,然后,乃伊组特。

我听完之后一愣,他不是我们的好朋友吗?

仲父和蔼的笑着,伸手抠了抠鼻子:他就像一颗鼻屎,到时候了,就得挖出来,挖出来,人就舒服了。

玩政治,是没有朋友的。

眼瞅着第一次诸侯大会就要到了,桓公亲自面见我,对我说:阿宾啊,诸侯大会一定要办好,不能让老百姓觉得不高兴,所以宣传工作以外,要记得做到三不许:

一,不许随便检查马车,以防交通堵塞。

二,不许随意检查包裹,以防物流减速。

三,不许到处设卡限行,阻碍百姓生活。

我点点头,心想: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散会后,我第一时间找到仲父,仲父从怀里掏出一把小梳子,一边梳头,一边对我说:

这都是小意思,三不许一定要大力宣传,但来访人员的车辆一路上都要畅通,别让他们看到设卡的地方就成,物流速度减速也没关系,反正诸侯大会结束以后,这些事才会爆发,至于检查马车,这一定不能放松,谁知道他们在里面带了什么。

只要事后好好安抚群众的情绪,这些事没什么大不了,跟强奸差不多。

但是一旦大会出现什么问题,到时候问责的可是你自己,我这么说,你了不了啊?

桓公心里知不知道?你不必去管,他说了,他就没有责任了,你信了,你就有责任了。

诸侯大会圆满结束后,当地百姓再也不许我们举办第二届,于是第二届只得又换了一个地方。

第一次诸侯大会,我是全场从头带到尾,堪称水准之作,有目共睹。

我本以为表现出色的我,即将升职加薪,赢取公主,走上人生巅峰,但是万万没想到,桓公大人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阿宾啊,干得不错,以后每一届诸侯大会,都由你来主持吧。

我泪眼汪汪看着仲父,他却说:阿宾啊,最后教你一句,玩政治,得先学会如何避开吃力不讨好的事。

  • 少年阿宾已关闭评论
  • 2,297 views
    A+